应用邦 » 研究报告 » 在互联网时代,新闻透明可能比客观更重要

在互联网时代,新闻透明可能比客观更重要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2011年7月9日周刊对新闻行业制作了特别报道,分7篇对新闻行业的未来进行了研究。本文是这7篇中的一篇,从新闻报道的公正性,深入浅出地分析了目前新闻行业的公正客观问题,并提出了“在互联网时代,新闻透明可能比客观更重要”的论断。以下是应用邦结合经济学人中文网的翻译进行的整理。

新闻的福克斯化:在互联网时代,新闻透明可能比客观更重要。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台福克斯新闻(Fox News),隶属于鲁伯特默多克新闻集团,是世界上最赚钱的新闻组织之一。根据市场调研公司SNL Kagan的分析,在2010年,福克斯新闻创造了超过8亿美元的利润,总收入15亿美元,比CNN和MSNBC两家对手收入总和还要多。福克斯是由罗杰•艾里斯(Roger Ailes)于1996年创立,他曾担任三个共和党主席的前媒体顾问,特别吸引保守派的观众。福克斯的明星主持人,例如比尔•欧莱礼(Bill O’Reilly)和肖恩•哈呢蒂(Sean Hannity),专门提供右翼派的观点和评论,不过电视台坚持认为它的新闻报道是公正的。福克斯因有自己的观点却非盈利能力而得名。福克斯新闻节目总监比尔•塞姆(Bill Shine)认为,这两个特征是有相关性的,“我们提供的观点是独一无二的。”

图表5

图表5

在这个海量新闻来源在互联网上涌现的时代,消费者淹没在海量信息中并不知所措。福克斯并不是唯一一个敢于直抒己见,并因此获得成功的新闻组织。其他的例子包括半岛电视台的大胆地支持阿拉伯世界的改革、乔恩•斯图尔特(Jon Stewart)的讽刺性节目“每日秀”、鲁什•林堡(Rush Limbaugh)的广受欢迎的保守派电台秀或甚至是《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 也许值得关注的是MSNBC,最近它把自己定位为迎合左翼派的观众,人气正在飙升。(详见图表5)。MSNBC的董事长菲尔•格里芬(Phil Griffin)认为“我们没有福克斯那么政治立场鲜明,但我们有很明确的改革敏感度,一种倾向左派的敏感度。”

与此同时,CNN至少在黄金时段连续输给了比他强势的竞争对手。格里芬本身是前CNN员工,认为CNN未能与时俱进地坚持“公正性” 。CNN的总编辑马克•惠特克(Mark Whitaker)表示反对格里芬的观点。他表示CNN具有高盈利性,因“公正和避免廉价的观点”并能比其他竞争对手提供更多的全球新闻报道而闻名。马克说:“在当今时代里,你应该有一种观点,但(观点)未必来自下意识的意识形态。”

新闻记者在报道新闻时应该公正这种理念是相对近代提出的。“考虑到公正是一套经济和历史环境下的产物,许多报纸人把它作为一种宗教信仰,对它深信不疑,” 哈佛大学尼曼(Nieman)新闻实验室的约书亚•本顿(Joshua Benton)说。美国的建国之父们培养了一个无需申请许可就可办报、没有内容监督有活力、党派鲜明的新闻机制。在19世纪,报社由于一些原因逐渐采用了更为客观的立场。通过吸引更广泛的读者,他们能够增加发行量并因此增加了广告收益。地方报纸垄断企业的兼并和兴起也推动了公正性。本顿说,“当你是镇里唯一一家报纸时,你不可能变得过于保守冒险惹怒自由主义者,反之亦然。”

在20世纪早期,随着新闻业的职业化,新闻报道风格变得更加公正。事实上,广告商、出版商和新闻记者之间达成了一项协议,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的杰•罗斯(Jay Rosen)表示。新闻记者同意不会疏远任何人,这样广告商就能把它们的信息传递给每一个人。如此出版商获得了更宽广的市场,记者们得到稳定的工作,但却放弃他们的观点。客观性是所有不同的参与者之间极为重要的契约,罗斯说道。当广播和电视出现时,美国的私人广播公司采用公正的新闻报道方式,来最大程度地吸引听众和广告商,并避免了与监管机构之间的麻烦。

目前,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偏好。在欧洲,报纸中政治倾向分明,国营电视频道经常会效忠党派:例如,意大利的三大国家频道分别与特殊的党派结盟。政治独立的英国BBC是不多见的,不管怎样都会受到评论家的质疑,抱怨BBC过于左倾。威斯敏斯特大学(the University of Westminster)的大亚•图苏(Daya Thussu)说,在印度,500个卫星电视频道中在过去20年里涌现了81个新闻频道,其中大部份是为特殊党派、宗教、地区、语言或族群而服务的。只有一小部份的是采取客观、泛印度的方式。

如果客观性已经是例外而不是一种规则,那么互联网正在进一步侵蚀公正性。在美国,它通过减少广告收入和提供多种的新闻来源,破坏当地新闻垄断企业的利益,因而破坏了罗斯所谓的重要契约。在新闻广播要求公正,至少在理论上公正的英国和其他的国家,电视和网络的融合会使这样的规则显得过时。BBC的总干事马克•汤普森(Mark Thompson),在去年12月份的一个研讨会上表示,他认为好辩论、有自己立场的新闻频道是“有说服力的”,尽管BBC本身的新闻频道仍会保持公正性。互联网还压缩了新闻制作周期,许多新闻大事在智能手机或Twitter上即时传递,创造了即时分析和观点的需求。

此外,互联网比以前更容易找到和综合不同的观点,Google News的创始人克里希纳•巴拉特(Krishna Bharat)表示。在2001年911袭击事件后的几个月里,当时他因不能高效地访问大量不同的网页去获取大量的新闻图片而感到沮丧,由此而产生了创建Google News的想法。由于新闻来自多信息源,综合各家的观点就变得更加符合人们的需求。巴拉特先生说,“我们必须承认,某些新闻来源拥有共同的观点,这正是他们提出下一个观点的原因。我想他们需要一个地方把信息集合起来。”由于破坏了客观性的传统论辩,互联网可能会造成新闻更广泛的“福克斯化”,并回到18世纪和19世纪初那更固执己见和党派鲜明的媒体格局。塞姆先生说,“几乎所有拥有开放社会特征的国家都将开通有些观点的电视节目。”

这并不是说所有的新闻团体都应该持有明显的政治立场。很多媒体观察家都认为,是时候把记者从那些假装自己没有观点的约束中释放出来了——也即罗斯所谓的“从无处看世界(View from nowhere)”,罗斯仅仅是持这种看法的许多媒体观察人之一。新闻记者们通过引用反方观点的论点避免下结论来体现他们的公正性,即使有时事实很明确。惠特克先生说,“CNN曾多次被批评说是中立的,不仅是无党派,但也不完全有立场。”但最近,他又说,“当我们认为是被我们报道和事实支持的时候,我们会提出更为有力的观点。”

透明性就是新的客观性

罗斯认为,改进的一种方式是抛弃无观点这种意识,认识到记者都是观点的,在准确,公平和诚实的基础的标准之上,给记者更多的空间,将透明性,而非客观性作为与受众建立信任的基础。他引用技术评论员大卫•温伯格(David Weinberger)令人印象深刻的表述,“透明性是新的客观性”。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意味着记者要提供他们本身的信息。例如,在道琼斯旗下的一家技术新闻网站AllThingsD中,所有记者都要求出示一份“道德声明”,其中包括他们所持有的股票,财务关系,某些情况下要提供其私人生活信息(有两名记者的配偶是大型技术公司的雇员)“如果读者知道你是什么人,就会更加信任你,”罗斯说。

透明性也意味着要给出信息来源和数据的的链接,这在网络时代并非难事。博主们早已采用这种技巧来支持其观点。华盛顿邮报的一名博主 Ezra Klein建议,新闻机构应该在网上发布完整的采访记录。维基解密的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是完全透明性的狂热支持者,尽管这一目标难以达到,他也提出了类似的观点。他在去年指出,“如果没有完整的实验数据和结果,你不可能发表一篇物理学论文。这也应当成为新闻报道的标准。”温伯格在他的博客上观察到,透明性将会在拥有链接的媒体中繁荣:“在媒体无法给出链接的情况下,客观性是我们所依赖的信任机制。但现在我们的媒体可以提供链接,所以透明就意味着客观。”



为开发者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邮箱博客微博

发表评论